0

一泡能算得上不错的07年武夷水仙

已有 17223 人阅读此文 -  RSS

水仙茶是茶中上品。水仙茶的茶品,若以人品诗品相拟,则是疏野、清奇、劲健、飘逸四款尤为突出。
曰疏野,是水仙茶头吃土,尾吃露,纯天然。其身处于山坡野谷,承阳光雨露,饮山岚雾气。不娇媚,不孤傲,疏淡放纵,野性天成。

曰清奇,是水仙茶清而纯正,奇而谦逊。其茶色蜜黄澄澈,其韵味沉隐不露,头道茶尚不见得好坏,要等到第二道、第三道,才有一股幽幽的桂花香味飘逸而出。恍若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绝色美人。

曰劲健,是水仙茶味劲有力,醇厚润滑,强身健体。水仙茶耐泡,可以泡到第五、六遍,还是茶色清澈,茶味芬芳,茶韵甘醇。其禀性自然,可以解渴,也可以提神,不伤脾胃,还能有助消化。

曰飘逸,是水仙茶的喉味悠扬,逸韵飘渺。饮茶如行文,讲究的是“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

















水仙典故:白姑娘种水仙茶
   武夷名丛水仙茶。

    在武夷山奇伟挺拔的三十六峰中,有一座叫天心岩。它居于武夷群峰中央,犹如天之枢极。天心岩高高的山峰插入云霄,天心岩浓浓的云雾绕着山岭,天心岩周围花红草绿,四季如春,天心岩下有座庵,叫天心庵。

    有一年,天心庵这里来了一户外乡人。老者叫白云公,是个忠厚老实的茶农,他有一个女儿叫白姑娘。他们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只得借庵旁的土地搭个草庐,替庵里的道士种茶。父女俩种的茶香哩,方园百二十里的人,都闻名赶来品茗。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白云公老汉有一次得了重病,一病不起离开了人世,只留下白姑娘孤伶伶的一个人。好在白姑娘勤劳能干,日子还算过得去。

    这一天,白姑娘背着茶篓上山,看见一棵小茶树。小茶树上开满了星星点点的小白花,香味扑鼻。白姑娘觉得新奇,非常喜爱它,就小心翼翼地把它移到自己住的草庐旁种好。天心庵下有一个水仙洞,洞里有一眼山泉,泉水碧清碧清的,传说这泉水是从天庭瑶池里渗透下来的仙水呢。白姑娘拎来山泉浇小茶树。日日浇,月月灌,到第二年开春以后,小茶树长得很快,到了谷雨,竟有半人多高了。看那叶子,长得又厚又大,绿莹莹、亮晶晶、鲜嫩嫩的,十分惹人喜爱。因为这茶树是用水仙洞里的泉水浇的,白姑娘就给这株茶树取名“水仙”。白姑娘细心地将水仙茶采下制好,装进葫芦里,舍不得卖也舍不得喝。

    再说天心岩下住着一个单身哥,不知名也不知姓。他干事勤快利落,喜唱山歌,大家都叫他鹤哥儿。鹤哥儿穷哩,靠砍柴过日子。这天,他生了病,还要挣扎着上山砍柴,没想到昏倒在半路上,碰巧被白姑娘遇上了,白姑娘把他背回草庐。白姑娘也没法救他呀,眼看着鹤哥儿浑身滚烫,双眼通红,出的气多,进的气少。白姑娘只好烧壶水仙洞里的泉水,撮上一把水仙茶叶,泡碗浓浓的水仙茶,给鹤哥儿灌下去。怪哟,没过多久,鹤哥儿的嘴唇红润起来,眼睛已能微微睁开了。白姑娘赶忙又冲上一泡水仙茶,这一碗比第一碗还香。鹤哥儿喝下第二碗,神志就清醒了。喜得白姑娘又冲了第三遍水,茶还是那么香!鹤哥儿喝完以后,竟然能够坐起来了。水仙茶冲到第四道水,茶叶渐渐沉到碗底,恢复像采时一样鲜嫩,水里还留有余香。鹤哥儿疾病消失,起身感谢白姑娘。

    从此,鹤哥儿经常给白姑娘送柴担水,两个年轻人愈来愈亲热。后来,白姑娘和鹤哥儿终于结成了夫妻。

    白姑娘,鹤哥儿不断地用水仙茶给穷苦人治病,治一个好一个,治两个好一双。这消息很快传遍了武夷山,家家户户都知道水仙茶成了仙药啦!

    天心岩下赤石村里有个无恶不作的狗财主叫柴富。他听说水仙茶是“灵丹妙药”,就起了歪主意。这天,他装做买柴,把鹤哥儿骗进家府,诱骗鹤哥儿卖水仙茶。鹤哥儿不依,柴富就叫手下的狗腿子把他打死了,还吩咐手下家丁明日进山抢水仙茶。

    鹤哥儿死后变成了一只白鹤,飞回天心庵旁的草庐,歇在一株老松树上,对白姑娘叫道:

    柴富恶,柴富恶,

    明早抢茶要防着。

    白姑娘向白鹤点点头,懂得了它的意思,白鹤就飞走啦。但白姑娘却没有想到,这白鹤就是她的鹤哥儿啊!为了保住水仙茶,白姑娘跑山前奔山后,找了许多穷哥们,商量了对付的办法。

    第二天,日头刚刚爬上山岗,柴富果然坐着轿子进山了。狗腿子们耀武扬威,看那架势,今天非踏平草庐,抢走水仙茶不可。他们才到半岭,忽然一阵山风,送来了山歌:

    天心今年奇事多,

    出株水仙能除恶。

    白姑是个瑶池女,

    芦杆抽水水上坡。

    柴富听了奇怪,顺着歌声看去,只见一个老农在犁田。用根毛竹引来涧里的泉水,贮在下丘田里,只用一根手根粗细的芦杆靠在田埂上,下丘田的水就顺着芦杆哗哗地倒流进上丘田里。这样的奇事柴富还是头一次见着,惊得伸出舌头半天缩不回去。他刚想打听个究竟,耳边又传来一阵山歌:

    今年奇事真新鲜,

    竹竿晒茶指上天,

    砻糠能搓九丈绳,

    缚个龙王守山前。

    柴富正揣摩这歌的意思,忽见村口一株老松树下,有个老木匠正在推刨子,一根十来丈长,谷桶粗的大木头,正被刨成一根头尖尖,身圆圆的像针状的东西。旁边站着白姑娘,手里拿着一绺头发,一根接一根在连成线,口里也唱着山歌:

    大树当针发当线,

    织顶天网不见沿,

    请来天兵和天将,

    神鬼难逃法无边!

    这一来,狗腿子们个个你拉拉我,我推推你,都不肯再往前走。柴富心里更慌,以为白姑娘是个仙女,冲犯不得,便偷偷地溜下山去了。从此,柴富再也不敢上山抢水仙茶了。

    白姑娘保住了水仙茶,可是再也见不到她的鹤哥儿回来。她背上茶篓整天到山上各处找呀,找呀……这天,她爬上天心岩顶,突然看见一只白鹤从天边飞来,朝着她叫道:

    姑娘姑娘莫心伤,

    鹤哥驮你进天堂。

    于是白鹤落到白姑娘身旁,白姑娘骑上鹤背,朝天宫飞去了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