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紫砂 三年与三个月的碰撞

已有 4286 人阅读此文 -  RSS

“这几年,用传统手工艺制作的艺人已经很少了,真正具有紫砂传统韵味的紫砂壶也很少见了。”“现代的成型法和传统的手工成型法比较起来,现代的简单,很容易把壶做出来。以前学制紫砂壶是要经历三年学徒才能独立制作,而现在不到三个月就可以把一把壶样做出来。模型制壶数量大,一个壶型只要把模具搞好,可以有几十、上百、成千,只要有需求,就可以大批量生产。这些壶没有工艺价值可言,有的只是商品,只是利润。”
     这是刑洪林先生的文章《回归紫砂传统技艺》中的两段话。文章发表于“江苏省陶瓷研究所”出版的专业权威杂志《江苏陶瓷》2009年第一期。(见第20页)

“不要盲目追求制法:随着社会前进,生产发展,技术工具改革,紫砂传统制作技术与历代相比,整体制作技艺进了一大步,也有时代特征。”这是一位紫砂名家对壶友的诚心劝告,他的劝告是建立在对当前宜兴紫砂技艺的整体评价之上的。(见2008年12月《宜兴紫砂陶》网站的“文萃”版)
     这两位专家的观点在年尾岁初发生了激烈地碰撞,其碰撞可以概括为“三年与三个月的碰撞”。

    用传统手工艺制作的艺人已经很少了”,那么自然是认真苦学三年传统手工艺的人也少了,而现代“整体制作技艺进了一大步”导致“不到三个月就可以把一把壶样做出来。且模型制壶数量大,一个壶型只要把模具搞好,可以有几十、上百、成千,只要有需求,就可以大批量生产”,这正所谓“紫砂技艺由繁到简,职称由简到繁”。 

    “三个月”在普及,“三年苦学”在落后,其结果是“真正具有紫砂传统韵味的紫砂壶也很少见了”,而大江南北商城里的紫砂壶,则基本上是从石膏模具“围城”里走出的“批量产品”。这“三年”与“三个月”的碰撞,传统韵味紫砂壶的少见与石膏模具里“千胞胎”的铺天盖地的对立,从1958年敲锣打鼓喜庆“石膏模具”新技术的应用,到2006年中国国务院把传统紫砂陶技艺列入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的半个世纪的历史,在资讯发达的今天,通过书籍、电视、网络,已经转换为茶人、爱壶人的知识、共识。

    是传统韵味的壶好,还是石膏模具的壶高?2006年国务院公布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的重大举措,使人们豁然大悟“紫砂传统手工艺”属于中国的非物质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支文脉,而石膏模具技艺是舶来品,它不是我们需要传承、弘扬、保护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技艺。爱好、收藏,本质上是文化的追求,尤其是今天各民族对自己“传统文脉的保护、弘扬”,是基于经济全球化的氛围中,民族文化的自我认识和标识符号的识别,如同中国人喜爱中国结、唐装一样,而不仅仅是对型制美感、做工精细制品的应用与欣赏,那电脑设计出来的许许多多工业品其型制之美、加工之细,是紫砂壶所不能比的。若有一天,应用电脑“这边进砂料,那边出砂壶”,一定会比现在的“非传统紫砂陶手工艺”制品,还要型制美、做工细,但那更不是“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了。眼下,那精美的机制玻璃制品就是如此。若有那一天,三年与三个月的碰撞,就会变为三年与“鼠标点击”的碰撞,那时的碰撞将宣告“中华紫砂文化”句号的诞生。

    是传统韵味的壶好,还是石膏模具的壶高?它们之间的差异,我以为只有到文化层面上去探讨,才容易有统一的看法,仅就技艺、工具的先进与落后、型制做工的完美精细与否来探讨,恐难以有正确统一的认知。联合国保护各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国加入这一公约,中国国务院公布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等等都是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弘扬各民族文化的世界目光着眼的。正因为此,2006年宜兴紫砂陶传统技艺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将会作为一个新的时期、时代的起点而载入紫砂史。这个新时期、新时代的标志,是中国面向世界确立了紫砂陶传统技艺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地位,规定了它的属性——紫砂陶属于宜兴,也属于中国人民,确立了保护、弘扬紫砂文脉的历史任务。

    许多人正是从保护、弘扬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的高度来认知问题,使紫砂文化界出现了“并行的两股热流”,一是壶友从“满架子模具壶”的“盲目”中清醒过来,小心翼翼地去寻找“中华民族文化的紫砂陶技艺文脉”,去寻觅具有紫砂传统韵味的紫砂壶作品。这是由无知走向有知,从盲目奔向清醒的旅程,我的这“盲目”论恰恰和上面专家的“盲目”论相反,现在“寻找”传统紫砂陶手工制法是历史的醒悟、文化的进步。另一股热流则是2006年以来“宜兴手工大赛”、传统紫砂陶手工艺培训班的风起云涌。
    有前行的热流,自然也会有抗拒热流的“潜流”。面对“三年”的稀缺、“三个月”的铺天盖地,面对紫砂传统手工艺属于中国非物质文化观念的清晰,面对爱壶人、制壶人“回归紫砂传统文化”的“寻根”热流,我们该如何?
    我想,“壶小乾坤大”的紫砂文化,以海纳百川的胸襟,永远不排除“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但作为中华民族的一支文脉不能“转基因”!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