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一年我们喝的茶 --- 1996年陈年铁观音

已有 13314 人阅读此文 -  RSS

        泡老茶,我还是比较相信盖碗。和紫砂壶相比较而言,用盖碗泡茶,能更真实地表达茶的本味,也更容易观看茶色和叶底。泡那一年的茶,闻的是那一年的香,品的是那一年的味!真实生活中也许我们无法实现穿越,但老茶可以,她可以带着你穿越时间和空间的束缚。

        拆包那刻,就能深深感受到老茶的“陈香”。那种对你味蕾的穿透。晚上就老婆陪我喝茶,她对这茶的评价是“火功较轻,微涩,但很快就没有了,杯底有香。”96年茶焙过火后,就再也没有焙过了。火味早已经退却了,留下的只是时间的“陈味”。干净的存储,故没有其它的杂味。微涩,但入口可转为回甘。杯底带有陈年铁观音的“仙草香”。

        记得前些日子与茶友喝茶,跟他聊起岩茶中正岩和外岩的区别。在朋友眼里,二者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能“穿城”(攻破了你的嘴巴这道城墙)。有喝过一些正岩的茶,的确有其独特的魅力。我很认同朋友对正岩茶的观点,我想具有“穿城”的能力,这应该是好茶的标准之一。

        那一年我们追的女孩,那一年我们喝的茶。如果人生需要穿越,那就在老茶中找寻吧。。。。。












175